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扶贫项目 > 教育移民班 > 公益聚焦 > “思源教育移...

“思源教育移民班”让孩子走出大山

发表时间:  2013年12月26日   共有访问

他们,不因贫困而蒙尘,却因优秀而耀目。

们,包揽校内外无数奖项,创造了震惊全县的学习成绩。“这个班的孩子很牛”。

他们,是老师的骄傲,学校的名牌,全县的亮点。很多家长恳求让自己的孩子也加入这个优秀集体,“不需要享受资助,只求能在这里接受熏陶,健康成长。”

他们,开朗而自信,“青春无畏,逐梦扬威”。在接受资助的同时,积攒微薄之力,成立爱心银行,建立爱心传递基金,力求延伸受助、自助、助人的公益价值链。

他们,是湖南民建教育移民班的孩子。

自2011年9月试点以来,湖南先后建成7个教育移民班,共资助350名家庭贫困的优秀小学毕业生从偏远山区迁移到城镇中学就读。两年来,教育移民班破茧而出,并流芳溢彩,在武陵山区打出了名气,创造了奇迹。

教育移民计划,既是一项公益事业、扶贫项目,更是一项针对山区少年的思想意识启迪工程,为山区少年搭建了通往理想的桥梁。



这么一群孩子

莫卫平很小时候,父亲去世,母亲离家出走,与祖父相依为命。因为家里买不起台灯,呆在教室写完作业才回家。

滕霞,父亲患直肠癌,奶奶有糖尿病,家庭收入只能供得起姐姐读书。

欧阳雪,母亲聋哑,父亲外出打工。“从小很少有人和我交流,我不想回家,在学校里很开心。”

在堪称“湘西第一苦穷”的凤凰县腊尔山地区,贫困生的家庭状况超出了县一中教师的想象。2011年该校开展教育移民班招生摸底调查,“一间草棚,人畜共居,鸡猪都能上了床。当天下不了山,老乡在稻草上喷洒农药灭跳蚤,然后铺上草席、床单,这就是招待贵宾的待遇了。”

2011年,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民建中央第一副主席张榕明深入武陵山区考察,当地贫困程度之深令人动容,她特意交代民建湖南省委负责人,要迅速启动“湖南武陵山区生态教育移民班”试点。3个月后,首期教育移民班在凤凰县一中和麻阳县富州中学开班。

组建之初,两个班级的班主任深感压力。“他们并不像现在这样出类拔萃,相反,在学习基础、习惯养成、与人沟通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

他们自卑、胆怯。第一节课介绍自己,还没说完名字,就紧张得哭了;晚上,男生不敢上厕所,用瓶子接尿;不和师长打招呼,很少与同学交流。

他们缺少自律意识,缺乏良好的生活、学习习惯。“由于隔代监护所产生的溺爱、偏爱,孩子们生活自理能力差,不会叠被子、洗衣服。”

他们的知识基础薄弱、视野狭窄。小学没接触过英语,声母韵母分不清,作文空洞无物。

在凤凰县一中,教育移民班的学生和城镇学生的差距更加悬殊。他们全部来自偏远苗寨,部分学生只会讲苗语,不懂凤凰方言,甚至连普通话表达都有障碍。大山阻挡了交通,严重阻碍了贫困山区思想意识的发展。

“武陵山区生态教育移民班”不仅资助贫困学生完成学业,更重要的是,它针对贫困山区孩子们通常特有的欠缺,努力去寻求一种给予启迪、改变的援助模式

“中国城乡经济差距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思想意识上的差距。”教育移民班发起者认为,在学校可以受到知识的教育,但思想意识的培养需要在与现代社会的不断沟通和撞击中进行。

为了尽快、有效推进这种沟通和撞击,湖南7个教育移民班均选择落户县城优质学校,实行集中学习、单独编班、全员寄宿,并在任课老师设置、学生培养模式等方面进行多种有益探索。

“就在那个金黄的秋天,我改变了。”富州学校学生唐洋在日记里写道。


一个特殊的班级

莫卫平所在的教育移民班,与富州中学的其他班级有些不同:每天早自习提前开始,而且特别热闹,孩子们大声唱流行歌曲,以此炼胆、改变内向的性格。

这天的政治课,针对孩子们不懂得关爱他人、不擅长与人相处的缺点,开展课堂谈论:什么样的品质受人欢迎。

富州中学教育移民班,秉持“教育即生活”,强调养成教育。每个学期第一个月设为习惯养成月,引导学生开展生活技能大赛、“细节决定成败”演讲比赛、团队拓展培训、野外生存挑战等等活动。

凤凰一中教育移民班,要求孩子们“先做人再做学问”,鼓励孩子们“先适应这个学校,就是成功”。班主任老师田静用一周的时间讲励志故事、弟子规,倡导“不比基础比发展,不比聪明比勤奋,不比阔气比志气”。

针对这个特殊班级的缺陷,教育者注重细节、从多个方面谋求改变。上课发言一定要让全体同学听到,不行就重新再来;为引导学生自我管理、自主学习,实行值日班长制,轮值当天需撰写班务日志、登讲台上美文赏析课,其他学生对其表现进行点评;班会自己主持,文艺汇演节目自编自导自演;图书角自选管理员……为加强词汇积累,要求每个学生每周学5个成语,并会应用;违反班级公约,处罚措施是为全班同学唱一首动听的歌,或者背诵一篇美文……

“自尊的人格,自律行为,自主学习,自理生活,自强心理。”富州中学校长龙志鹏用“五自”概括了教育移民班的培养方向。

——“我们是爱的孩子,是爱的宠儿。我们的痛苦变成了欢乐,我们的梦想插上了翅膀。”在一首名为《感恩的心》的诗中,孩子们这样描述自己的变化。

——富州中学教育移民班的孩子们给自己的学习小组起名为朝旭、梦翔、炫彩、辉耀……

——在讨论式教学中,他们爆发出的智慧火花令老师惊叹。他们拥有独立见解,为加强班级管理、宿舍自治提出诸多合理化建议。

——凤凰一中教育移民班学生参加苗族“四月八”跳花节,吴美青同学感叹,面对苗族优秀文化,我们有责任传承下去,“自己足够强大,才有能力守护想要守护的一切。”

“他们让我震撼。”凤凰一中的老师很快感觉到了孩子们飞跃性的进步。本来入校时基础差一截,但目前许多科目考试平均分超过尖子生密集的班级。“不论走到哪儿,都是一中的骄傲,不管做什么事,都是最好的”、“是获奖的代名词,是可以信任有能力的标识”。

在今年初中生生物、地理毕业会考中,富州中学全班50名学生100%达到双A,创造了全县教育史上的新纪录,被誉为神话,产生了轰动效应。“即便是长沙的重点中学都难以做到。”

教育移民班成为当地名班,得到社会广泛关注、认可与支持。麻阳县政府以及县教育局等提出方案,该县教育移民班毕业后将整班升入县一中,继续享受免费高中教育。


一种新的扶贫助学理念

作为贫困扎堆、优秀生密集的学校,凤凰一中接受过诸多捐赠。然而,在拥有30年教育工作经历的县教育局副局长孙建明看来,教育移民班是一种更加先进、科学、富有有效的理念和模式。

我国已经形成多元化资助贫困生的政策体系,但普遍看重将善款物资最大范围地赠予有需要的贫困地区,这种撒胡椒面式的资助,资金使用效率值得追问。

而对于社会团体和私人助学来说,往往是单纯资助一笔款项,“贫就捐,穷就给;只管捐钱,不管用钱”,是其最大痛处。任凤凰一中校长期间,孙建明见过这样的实例:资助人寄来300元钱,13岁的孩子当晚就花掉了200元,老师一问,原来是“扳坨子”赌博输掉了;资助人给每名学生提供一辆单车,有的孩子转手卖得几十元钱,转身就去网吧。

“与其他助学模式相比,教育移民班出发点是一样的,但过程不一样,结果就不一样。”孙建明说,教育移民班好政策产生了好效果。

教育移民班班主任田水艳、唐群艳、田静等,用“一体成才”与“聚能环效应”归纳教育移民班的优势:学校、教师、资助者全方位关注学生的心理、学习、生活,是这群留守儿童的师长,也是家长;将贫困学生集中起来建班,更容易形成团队荣誉感、感召力,班级影响力、示范性更大,集体感恩的能量更大。“而其他助学模式,钱或物分散给了学生,有的孩子觉得这是国家给的、富人捐的,拿了就拿了,是自己应该得的。”

“更重要的是,教育移民班提出了通过教育帮助孩子们走出大山的理念,对此我非常欣赏。”孙建明多次去贫困山区支教,曾有4年级的孩子们这样告诉他,“爸爸说,让我来学校读书,就是为了长大一点出去打工。”

近年来,我国实行了鼓励贫困地区农民工外出务工政策,以帮助他们脱贫致富。但是,由于封闭的环境,教育程度过低,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只能从事一些简单体力工作,有的甚至很难适应外面的生活。而他们的孩子往往也只能在小学毕业后就回家劳作,成为家里的主要劳动力,重复“日出而作,日落而出息”生活。

“一人走出,带动一家。从教育切入,可能根本性改变孩子们不断复制父辈生活的命运。”孙建明对教育移民班寄予厚望。

“最终培养出一批改变中国未来农村命运的关键人才”,正是教育移民班的宗旨。教育移民计划发起人、新浪总裁汪延说,“未来十年,我们国家要转移至少数亿农村人口,其中如果有千分之一,哪怕万分之一,不再是廉价剩余劳动力,而是一群有理想、知识,更有自信和创造力的青年精英,必将改变中国农村命运。”

2011年10月,汪延来到麻阳、凤凰看望教育移民班师生,他说,“要评判扬帆计划,可能需要等待五年、十年,但我很乐观,乐观来自孩子们自己,来自他们令人羡慕的悟性和可塑性。”


链接:

“中华思源工程·扬帆计划——湖南民建生态教育移民班”是民建中央、民建湖南省委为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武陵山片区发展的重大方针政策启动的一个教育扶贫项目。

该项目通过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的资助,从武陵山区的小学毕业生中挑选一批家庭困难的学生集中到县一级中学寄宿就读,使他们接受良好教育,熟悉城市生活环境,增强他们进城就业意识和能力,起到鼓励和带动家庭成员及亲友进城就业和定居、实现农村人口向城市移民就业的目的,最终达到“退人还山”,实现保护和建设生态武陵山的目标。

“湖南民建生态教育移民班”关注移民迁出和嵌入,以及长远发展。实行单独编班,每班招收学生50名。学生受助标准为每生每学年2000元(每生三年6000元),定向用于他们寄宿就读的生活费、交通费和资料费等,加上设立的3万元奖学金和前期投入购置床铺、棉被、提桶等费用4万元,生态教育移民班3年共获补助37万元。

相关内容